注册送体验金38,注册送体验金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场

 

秦楼春

第一百四十章 脑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Loeva 书名:秦楼春

    黄晋成身在金陵,对京城里的事,所有了解都来自于亲友来信或是巡抚衙门那边通的消息。赵碤后宅那点小道传闻,自然都是家里人随手提的,并没有说得很详细。不过,以他与赵碤在京中相识多年的经历,倒也不难推测出对方这么做的动机。

    赵碤原为晋王世子,十年前听闻皇孙夭折,太子又病重,不象是长寿模样,便上京谋求成为皇嗣,以图东宫储位。晋王与今上关系不错,母亲管氏又是京中世族之女,他在京城还是不愁助力的。王家当时有一位王侍中在皇帝身边,简在帝心,他娶王家三女为妻,为的就是得到皇帝身边的第一手消息,争取事事都能办得令皇帝满意,也有人为自己在皇帝身边说好话。

    他这如意算盘打得不错,王家确实帮到他不少忙,还趁机在京城壮大了自家的势力,两者可谓是相辅相成。若说有什么不足之处,就是王家三女嫁他为妻后,久久未能有孕,替他生下子嗣。而王家三女又比较善妒,容不下妾室通房。就算赵碤私下寻什么外室,也是迟迟未能有孕,叫王氏知道后,直接派人把宅子给砸了,将他外室打得毁容。王家那边还护着女儿,出面敲打他,只说已请了太医为女儿调养身体,子嗣迟早会有的,但必须从他家女儿肚子里出来!

    赵碤那时离不得王家,为了前程,便忍下了这口气,心里想着,太子眼看着就不成了,等到他成为储君,就算王氏女再善妒,宫里的太后、太妃们也不会容忍他迟迟未能有子嗣的。到时候不必他操心,自然会有好女儿来给他做侧室,替他生儿育女。

    就是因为有这个笃定,赵碤直到今日,年纪比太子还大,膝下也依旧空空如也。从前还有皇嗣这根胡萝卜吊在眼前,他能容忍王氏,如今皇嗣之梦已是无望,他又被王家当成了弃子,从圈禁出来,最关心的事,除了指责王家,自然就只有生孩子这件事了。

    倒也不是说他急得连身在孝期都顾不上了,而是提前安排下合适的人选,例如健康的通房什么的,先调理着身体,以利日后受孕,还算是合情合理的。这样等到他一出孝,直接就能在女人身上努力了。反正现在王家大不如前,也管不了他。他若不是自己势弱,而王家尚未完全败落,他冒不起那风险,说不定还想把王氏给休了,另娶一房贤惠的妻子呢。纳妾生子又如何?本朝宗室,有谁象他这么窝囊,三十四五岁了,膝下还没有一男半女?王氏自己无能,哪里有脸拦着他纳妾?

    黄晋成说完自己的猜测,就对秦柏笑道:“从前我们就常说,看赵碤什么时候忍不住了,就会不管王家的面子,纳妾生子了。王家那位三姑奶奶,虽然见过的人都说很是出色,才貌双全,知书达礼,比如今辽王世子娶的那一位要出色许多,但私底下也没少人议论,说她霸道善妒,自己无法生育,还不许丈夫纳妾。赵碤因为无子,也常常被人嘲笑呢。如今他的前程已经没什么指望了,晋王府的爵位与产业也便宜了他两个庶弟,他除了在子嗣上头花心思,还能做什么呢?”

    秦柏沉默地听着,又问了一次:“他为子嗣计,想要纳妾,固然是合情合理,只是……他好歹也是宗室,是亲王之子,怎么还要纳个妇人为妾呢?”

    黄晋成没想到他关注的是这一点,想了想:“大约是为了以防万一吧?寻身体健康的女子做妾室通房,能增加受孕的机会,生育过的妇人就更加万无一失了。不过,这确实有些不象话,谁家宗室如此不讲究?也就是他如今已是丧家之犬,他父母又都没了,没人管得着他罢了。估计就算宗室长辈们看着不象,也没几个人会多管闲事吧?”

    秦柏抿了抿唇:“这倒罢了,不过是一个妾,只要赵碤自己乐意,哪怕是身家不清白的女子,旁人也不过是说一句荒唐而已。倒是他想要认那妾的女儿为义女,是什么缘故?那女孩儿有多大了?生父是什么人?她母亲改嫁为妾,难道她生父家里人就不拦一拦?”

    黄晋成笑道:“谁知道呢?我家里人也没见过那女孩儿,不过听说已经十岁有余了,容貌生得不错,籍贯不知。她母亲能带着她入赵碤后宅,想必生父早已亡故了,父族也没什么能耐,不敢阻拦。女孩儿这个岁数,赵碤把她再养上几年,充作义女的名义与人联姻,倒也能得些好处。不过到了如今的地步,赵碤就算想与人联姻,也找不到什么象样的人家了吧?他的前程也就是那样了,谁还看不明白呢?”

    秦柏又沉默了。

    其实,才与牛氏、秦含真谈论过何氏母女在京城里攀附上的人家,如今再听说赵碤的传闻,他就忍不住要犯疑心,怀疑赵碤新纳的妾室,会不会就是何氏?何氏是带着女儿章姐儿出走的,章姐儿年纪与那赵碤新收的义女也能对得上。只是……何氏怎么有这个胆子?!况且,她的姿色虽然还算不错,但已经是年近三旬的妇人了,又生育过两回,在庙中大病一场。这样的她,凭什么叫赵碤看上?若她真的成了赵碤的妾,又怎会拿着王家的名帖找上承恩侯府的门?王家三姑奶奶断没有替她撑腰的道理。

    秦柏回过神来,黄晋成还在念叨:“赵碤这一回可真是踢到铁板了。爵位一捋到底,又被宗人令叫去骂,回家还不得老实些日子?把那些什么通房啊妾室的都打发了。他为子嗣着急,原也是人之常情,但总不能连守孝的规矩都不顾了呀。若只是想提前把人选挑好了,让人调理身体,那也不必非得放在家里做,可以安置到别的地方去,也省得叫人挑理。他这个人哪,从前就不算聪明,被圈禁了一年,越发蠢了……”

    赵陌一直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出声。他对赵碤这位堂叔没什么印象,只知道是赵碤坏事之后,王家才会寻上他父亲,另起炉灶的。说白了,那也不过是个被王家利用之后弃之不顾的弃子罢了。他父亲赵硕若是犯了大错,前程无望,估计也是同样的下场。如今值得庆幸的是,太子平安还朝,皇嗣一事已没人再提了。王家再也没法妄想能做国丈,赵硕对他们的依赖少了许多,估计也不需要再看王家的脸色,牺牲自己的儿子们。

    不过,赵陌自家知道自家事。他为保护太子还朝立了功,又没将消息透露给京中的父亲,赵硕怕是会恼了他。即使赵硕不用再看王家脸色,也不会对他这个嫡长子有什么好感了。反正赵硕如今有妻有妾,不愁没有子嗣。他安心在外头逍遥度日,各安其所,也不是什么坏事。

    黄晋成念叨了一番赵碤,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正确,再提一提妻儿即将南下,若到时候秦家人还未离开,就带着家人前来拜会。如此这般客气一番,他才离开。

    秦柏送走了客人,便让赵陌自行回房去看书,他有心事,想要静一静。

    赵陌大致上能猜到他为什么而烦恼,乖巧地告退下来,便去寻秦含真,将自己听到的话,剔除掉不合适小姑娘听的,全都告诉了她。

    秦含真惊讶极了,不由得开起了脑洞:“何氏跟赵碤是不是早就认识?不然她怎么会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带着女儿直接上京去投奔呢?刚到京城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敲过承恩侯府的门。还有上回我表舅看见她富贵光鲜的模样,如果说她是傍上了一个宗室,虽然那宗室如今已经落魄了,但烂船还有三斤钉呢,那种程度的排场对前晋王世子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只是今日我父亲来信,却说她打扮得一身朴素地来承恩侯府卖惨。如果不是有所图谋,那就是她真的落魄了!”

    赵陌道:“赵碤因为泄露太子之事,被皇上厌弃,借口他孝期纳妾,捋了他的爵位。他如今应该狼狈得很。若真是为了这事儿,要遣散妾室,这个何氏很有可能真的无处可去了。她的女儿还有望继续给赵碤做继女,她的处境却要尴尬许多。”

    秦含真深吸了一口气:“赵表哥,你……大概不知道。何氏跟她前夫生的这个女儿,其实从前有过传闻。她前夫陈家那边,一直不承认章姐儿是陈家的骨肉,说从章姐儿出生的日子去算,何氏怀上她的时候,陈校尉并不在家。何氏却说陈校尉曾经秘密回过家里,只是怕上官怪罪他疏忽职守,才不敢向外透露罢了。但这种事除了她和死掉的陈校尉,谁能做证呢?陈家那边到底是真的知道章姐儿身世存疑,还是纯粹为了霸占陈校尉的遗产,才往章姐儿头上泼脏水,谁也说不清。”

    她看向赵陌:“我其实是有些怀疑的。从前何氏身边侍候的人里,有晋王府出来的婆子。而且何氏偏疼女儿,对儿子却是不冷不热的。赵表哥,你说有没有可能……章姐儿其实是赵碤的女儿呢?何氏的哥哥何子煜从前在临县时,在晋王妃庄子上工作过,说不定就是在那时候搭上了晋王妃的儿子呢?”

    赵陌听得目瞪口呆。他来不及追究秦含真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不该女孩儿知道的东西,只考虑整件事的逻辑关系,似乎不是不可能的。这么一来,也就能解释赵碤为何要纳个生育过的妇人为妾,又为何会把那妇人的女儿认为义女,正经教养了。他膝下至今没有一儿半女,若那个叫章姐儿的女孩儿就是他的亲骨肉,他又怎么可能容得她流落在外?!

    只是这么一来,有件事就说不通了。何氏既然打算隐姓埋名,换个身份做赵碤的妾,日后若是入了谱,得了名份,也有利于她女儿的前程。即使如今她有可能被遣散,但只要她女儿还在,赵碤就不可能真的弃她于不顾。那她为什么还要去寻儿子?万一叫人知道她曾经是永嘉侯的儿媳,不但打了永嘉侯府的脸,就连她自己的女儿,也要落入尴尬的境地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八零影后当家单身终结者食神直播间海贼王之盗帅韩娱超新星明星贵公子天庭监狱系统掌中娇[综英美]大大们的小天使重生攻略夫君修真界依然有我的传说理想型娱乐圈渣攻全都重生了[快穿]

如果您喜欢,请把《秦楼春第一百四十章 脑洞》,方便以后阅读秦楼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秦楼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