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38,注册送体验金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场

 

上善经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交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墙外行人gt 书名:上善经

    裴子杰转头左右一看,低声道:“大人,卑职昨日打探到,这位覃大人不肯轻易交任,非要等到下月初三,那是因为一张地契。”

    众幕僚斜眼看他,心中均在暗骂:“这人恁地会邀功,自己打探到消息,却不和人透漏半点口风,直等大人亲自问了才说。”

    只听裴子杰又道:“卑职素闻这位覃大人在隆兴三年,着实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其中尚有不少房产地产,隆兴城西二十里外,有一户庄院占地三十顷,本是年中由张员外贿赂过户给他的,张员外当时有急事要去岭南处理,至今尚未归来,是以地契始终未曾签字画押。覃大人知道他任期将到,常言道县官不如现管,他怕自己调任之后,张员外不肯买账,因此数次写信催促,终于张员外答应月底之前赶回。卑职猜想,这位覃大人之所以不肯痛快交任,只怕便是因为这个缘故,要破悬案不过是掩人的口实罢了。”

    辛弃疾素知此人分寸,知他不会信口开河,听完愤愤地道:“这也太过龌龊下作,为了索要贿赂,竟冠冕堂皇地搬出什么悬案。只是朝廷规矩,官员可在任期到前交任,他执意要等到下月初三,那咱们也是素手无策,可恨只能眼巴巴看着他无耻敛财!”

    裴子杰道:“大人,卑职心想,既然覃大人以悬案为借口,那我们若能在月内尽快破案,岂不就戳穿了他的伎俩?大人提前把话说死,到时候要他再无借口可寻,那时他还不得乖乖的交任?”

    一位年长的幕僚见不惯裴子杰大出风头,说道:“既是悬案,如何轻易能破?何况咱们在此人生地不熟,要想侦破此案,只怕难上加难。”

    辛弃疾听他说的不无道理,也不禁蹙起眉头,严久龄在一旁听了许久,这时插口说道:“辛大人,咱们同行的这位虞姑娘,素有断案之能,不如就让虞姑娘出马,数日内破获此案,当不在话下。”

    众幕僚眼望虞可娉,见她不过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都觉严久龄是在胡说八道,辛弃疾却点头道:“我也曾多少听过虞小姐的事迹,相门之孙,看来果真不同凡响,虞小姐,不知肯否助辛某一臂之力?”

    虞可娉眼望娄之英,道:“大哥,你怎么说?”

    娄之英心急要去紫翠庄,本不情愿在此多有耽搁,严久龄看出他的心思,说道:“娄老弟,实不相瞒,兄弟前日被关风打断双腕,如今疼痛难当,很想好好歇息几日,咱们便在隆兴府住上七天八日,容我缓缓再行赶路,不知老弟意下如何?”

    娄之英见他这般言说,哪里还会拒绝,便道:“娉妹,既然如此,咱们便竭尽所能,帮帮辛大人。”

    虞可娉道:“辛大人,我丑话在先,小女可不是什么断案奇才,这件悬案不知详情,我可殊无把握,到时候要是推断无能,还请大人不要怪罪。”

    辛弃疾道:“无妨。咱们齐心协力,大伙一起参详,总不能轻易便宜那个贼官为所欲为。”当下辛弃疾又进府衙,指明要协助一起办理悬案,覃照邻一时找不出借口拒绝,不敢执意不允,只得勉强答应。

    原来五十日前,隆兴城里出了一件命案,金春楼的一名歌伎琼烟烟外出久久未回,隔日有人发现其陈尸在征三胡同,报官后仵作来验,竟是被人奸杀扼喉而死,衙役捕快们摸查了十来日,却半点头绪也无。本来城中死了一名歌伎,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不料二十日后,本地豪绅杨财主的小女杨青离奇失踪,报官搜寻了三日,才在城角浅沟中发现尸首,查验之下,同样是被奸杀而亡。杨财主在隆兴有家有业,府衙里也有诸多好友亲戚,这下知府覃照邻不敢怠慢,忙吩咐官差尽快查办破案,可官差搜寻了半月,仍是半条关键线索也无,杨财主又不时来府衙催促,正焦头烂额之际,又有第三件命案发生,城西寡民庄老三的浑家同样被人奸杀于城中。不足两月之间生了三起相似命案,隆兴城里自是人心惶惶,覃照邻要向朝廷交差,只得不断严逼官差抓紧破案,三天一骂五天一罚,这些时日下来,隆兴府内的衙役捕快早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辛弃疾掌知案情后,说道:“按常例来看,这三起命案被侵者家世虽不相同,但年纪相仿,据闻也都生的十分标致,凶案当是同一人所为,虞小姐,你却怎生相看?”

    虞可娉道:“一来要将近日卷宗调出,我须一页一页仔细翻看,二来最好能让覃大人指派一名参与侦案的衙役前来协助,咱们大可问个明白。”

    辛弃疾道:“这个好说,我这便向他要人去。”转身又去府里和覃照邻交涉,覃照邻已明其意,借口众衙役尚有交接事务亟需料理,派了府上年纪最小的捕快季昭前来相助。辛弃疾心中大骂覃照邻老奸巨猾,但此时与他强辩也是无用,只得领着季昭而回。

    虞可娉正在细细翻看命案卷宗,见辛弃疾只领了一个小捕快回来,瞧来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知道必是覃知府有意刁难,当下也不点破,彼此熟识了一番,那季昭是隆兴下辖的安义县人,来到隆兴城里不过一年光景,投奔远房表叔做了快班衙役,早先只做些站堂呵道的杂务,这奸杀妇女案倒是他第一次参与侦办查案。

    虞可娉见他虽一脸稚气未脱,但讲话干脆利落,又兼生龙活虎,总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暗想此人虽无办案经验,但却内含热情,比之老捕快少了一份油腻,多了一丝奋进,有意要再试他一试,便道:“季小哥,这三起命案的卷宗,适才我粗略看过,还有诸多不明之处,不如就请小哥将三起案情俱都陈述一遍,不知小哥还记不记得?”

    季昭听出她要考校自己,忙扬起头道:“这些天来我日夜思索此案,如何能不记得?大人和虞小姐若想要听,卑职便一件一件述来。

    第一件案子生在五月十七,那琼烟烟是金春楼有名的歌伎,她不仅歌舞无双,生的也是十分标致秀丽,城中不少显贵若去金春楼吃酒,都会捧她的场,不过金春楼并非惯常的花天酒地之所,那里只有歌伎,却无粉头,是以琼烟烟也只卖艺不卖身。她本也是和一众歌伎住在金春楼里,后来因才艺出众,赚了不少银钱,便和一个姐妹搬到城北私宅去住,平日皆由金春楼的车夫老张接送。

    五月十七那天,老张患了重病不能赶车,众歌伎都劝琼烟烟留宿在金春楼,不要独自回去,琼烟烟却不肯听,执意要徒步回家。要说金春楼离她住处也不过二里多路,又是在隆兴城中,沿途偶有巡更的更夫路过,不似野郊那般荒凉,照理也无甚大碍,可她姐妹在家中足足等了一个晚上也不见她回,第二日一早便到金春楼打探,一问之下才知琼烟烟昨夜便离去了,众人急慌了神,匆忙赶来报官,却闻听早有人在征三胡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过查验,果真便是琼烟烟的尸身无疑。

    征三胡同是个死巷,白日里便极少有人经过,黑夜之中更是人迹全无,那采花的奸贼不知在哪里截获琼烟烟,又在何处起淫行凶,事后却将尸首扔在征三胡同中。这凶犯行事也算缜密,仵作只查出琼烟烟是被扼紧咽喉而死,此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痕迹,是以咱们查了十来日,却也没有什么线索。

    第二起命案是在六月初六,本地财主杨雄生有三男一女,他小女儿杨青今年一十八岁,只因杨雄对这幼女十分宠爱,杨小姐又是相貌出众,眼高于顶,是以一直未曾许配人家。那日杨小姐带着婢女去街中买胭脂水粉,时至傍晚才回,婢女一时肚痛难当,急去茅厕方便,待她回到街上,却怎地也寻不见小姐,匆匆赶回家中,却也没见杨小姐回来,这下杨家可是急了,一面派了家丁到街上去找,一面求助官府帮手,直寻了三日,才在城西一处阴沟发现杨小姐的尸首。经仵作查验,杨小姐是被采花贼一刀捅在腹中而亡。

    不到一月连生两起奸杀官司,隆兴百姓自是人心惶惶,姑娘媳妇都不敢在夜黑出门,傍晚之前都早早收拾回到家中,岂料过了十日,还是有了第三起命案发生。

    和前两件凶案不同,这起命案是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城西有个穷户叫做庄老三,是个矮锉木匠,今年已四十二岁,这人打了半生光棍儿,却不知怎地在去年迎娶了一个外乡女子陈氏,陈氏不仅比他小了足足二十岁,还生的秀丽端庄,真不知庄老三前生修得了什么阴功。唉,想是天妒其福,陈氏那日不过因家中少醋,要去街上打醋买盐,结果竟一去不回,隔了两日才被人发现死在郑孔目的庄院之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乱仙道无穷尽洪荒之六耳逆天重生白蛇传大唐仙医聊斋之上仙冥主最强反套路系统直播之武尽美味野兽剑客武林独风剑客江湖剑震山岳

如果您喜欢,请把《上善经第一百三十一章 交接》,方便以后阅读上善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上善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