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38,注册送体验金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场

 

带土很忙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最疼爱我的那个人走了

类别:游戏竞技 作者:桑闻其间 书名:带土很忙

    “已经……十几年了啊。”

    加藤断和自来也、大蛇丸共同坐在桌前,慨叹道。

    他拿起自来也为他斟满的酒杯,贪婪地嗅了一下,却又充满遗憾地将酒杯放在桌上。

    “秽土转生者,完全没有嗅觉和味觉。”

    大蛇丸在一旁解释道。

    “不要紧,能和生前的好友们相聚,已经很好了。”

    自来也忽然看着断笑了,他开口说道:

    “断,还记得,那时候我们说起过的那个故事吗?”

    断看着自来也,回忆了片刻开口道:

    “你是说那个?”

    自来也点点头。

    加藤断生前,是木叶唯一掌握了灵化之术的人才,一次自来也和他闲聊时,从这个能让灵魂暂时脱离身体的术,聊起了一个典故。

    “先传在几百年前,曾经有两个互为挚友的武士。

    他们每隔数年便约定好在一个地方相聚饮酒。

    到了最后一次相聚的日子,其中一个武士因为事务繁忙竟然忘了此事。

    他在临近约定时间的前一天夜晚,忽然想起了明天的约定。

    但此时,他却距约定的地点千里之外。”

    断看着侃侃而谈的自来也,笑着点点头。

    “人无法日行千里,但是灵魂可以。

    武士为了赴约,拔刀自刎。

    他的灵魂终于在第二天的夜晚来到挚友的身旁。”

    自来也一手拿着手中的旧照片,另一只手举起杯对断说道:

    “还在等什么呢?

    去吧,纲手她,就在那里等你呢。”

    断站起身,感激地看着自来也和大蛇丸,终于轻声说道:

    “明天黎明时分,将这个术。

    解除吧……”

    说罢,他双手结印:

    “灵化之术!”

    秽土转生而来的身体瞬间变得表情木然,死死站在原地。

    断的灵魂活化飞出身体,朝着汤之国的方向飞速赶去。

    自来也站起身,走出门外,仰望着天空。

    “大蛇丸,我对于未来,忽然多了一份期待啊!”

    “哦?为什么这么说?”

    自来也笑着看向天空,说道:

    “秽土转生这个术都可以被用来让逝者与伤心的人团聚。

    宇智波一族的幻术也可以用在战斗以外的事情……

    虽然那个臭小鬼用这个术捉弄了老头子和我。”

    他转过身看着大蛇丸,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六道仙人传下的忍宗,查克拉这股力量。

    在你们的手中,终于不再是夺取他人生命的武器。

    而是沟通人心的桥梁了啊,这是一件好事,对吧?”

    大蛇丸点点头笑着说:

    “真的难以想象啊,这一切。

    竟然是宇智波带土那个冒失还有些天真的小鬼,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改变。”

    他面色复杂地看着天空,喃喃自语道:

    “我穷尽大半生追寻的真理,难道到头来告诉我的。

    不过还是这可笑而悲哀的血统至上论吗?”

    自来也和大蛇丸口中这个改变世界的人,此刻却不在田之国。

    一天多以前,带土正在和自来也斗嘴的时候。

    源自右眼传来的噩耗,如晴天霹雳般让他面色惨白。

    模糊不清的画面之中,已经回到木叶的琳面色痛苦地轻声说了一句话:

    “带土,奶奶她,快要不行了!”

    ——————镜头切换——————————————

    木叶村宇智波一族的聚居地中,带土和奶奶的小院子里。

    水门和富岳都站在院子中,表情严肃不发一言。

    卧室内,十六岁的少年宇智波带土换上了一身居家的衣服,跪坐在地上。

    他死死攥着双拳,看着病榻之上这个瘦弱的老妇人。

    奶奶已经昏睡很久了,自从一天多以前他赶回木叶,还没醒来。

    “为什么……

    琳,你之前不是说,奶奶她已经按时吃药和滋补品了吗?”

    跪坐在带土身旁的琳轻声说道:

    “我从雨之国回到木叶后,奶奶已经住进医院了。

    听说最初只是正常的感冒,但是后来转为肺炎……

    带土,奶奶她的身体,太虚弱了。

    这次看似一场小病拖成大病,让她的心脏和肾脏,都衰竭了……”

    “虚弱……是啊,她又怎么可能不虚弱呢?”

    将小小的孙儿独自一人抚养长大的老人,带土回想起往事。

    吃饭时,奶奶总是笑眯眯的吃几口,便说自己饱了。

    然后慈爱地看着训练了一天的孙子大口大口地吃掉将近两个人的饭菜……

    带土转头看着琳说道:

    “不!不!

    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的对吧?!

    琳,你的医疗忍术……”

    琳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医疗忍术只是针对外伤和急症,加速细胞分裂的手段而已。

    对于老年人,这样的方法非但没有益处,反而会消耗他们本来就不旺盛的生命力。”

    “不会的!不可能的!

    我,我还有我的言灵!”

    说着,他的双眼变成了金黄色。

    “……带土,清醒一点吧。

    你的言灵,针对的也是受到重创但是本身生命力还很顽强的人……”

    “不要说这些风凉话!

    0517,你一定有办法的!”

    带土瞬间将0517的傀儡召唤了出来。

    “救救我的奶奶!好不好!?”

    傀儡看着病榻上瘦弱的老人,开口道:

    “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她的生命力,已经消耗殆尽了……

    这只是一个连查克拉都没有掌握的普通老人啊。”

    “可她是我的奶奶!

    独自一个人将我抚养长大的亲人!”

    奶奶双眼的眼睑微微抖动了,带土的声音似乎吵醒了老人。

    “带土……是你回来了吗?”

    带土抓住了奶奶的手,像小时候一样依偎在老人的身旁。

    “嗯,我回来了!

    奶奶,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老人艰难地侧过头,看着形象改变了不少的孙儿。

    她心疼地看着带土布满伤痕的右脸,缓缓开口说道:

    “孩子,这两年在外面执行任务,很辛苦吧……

    四代目大人来看望过我,对我说了。

    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好孩子啊,带土。”

    “奶奶……我错了!

    我不应该一直在外不回来的……

    我以后就陪在您的身边,好不好?!”

    带土抓着奶奶的手抚在自己头顶,就像小时候一样。

    “傻孩子,奶奶的路啊……

    已经走到头了,是时候,去见你的祖父和你的父母了。”

    老人有些遗憾地看着跪坐在自己身前的一对少年少女。

    “只是可惜啊,没有机会见到重孙了……

    带土啊,你以后要好好对待琳,知道吗?”

    看着带土木然地点了点头,老人将目光转向琳。

    “这个孩子从小就是个冒失鬼,就像当年他的父亲一样……

    现在看到你们两个,就好像看到了当年带土的父母一样啊。

    琳,你去把那张照片,拿来吧……”

    几分钟后,琳从一直保持着原貌的带土房间中,取来了一张被放入相框的照片。

    老人指着照片,对带土说:

    “是时候了,也应该……

    把你父母的事情,告诉你了啊。”

    屋外的小院之中,水门和富岳并肩而立。

    “这么说来,四代目大人。

    所谓的斑,就是这个孩子吗?”

    水门听着富岳的话,点了点头。

    富岳叹了口气,说道:

    “原来他是重胜前辈的孩子啊。”

    “带土的父亲吗?”

    富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曾经警备队的一名普通的中忍。

    脾气有些急躁,但却是一个关心同伴的可靠家伙。”

    宇智波富岳刚刚进入警备队的时候,便是和这个名叫重胜的前辈搭档。

    那是一个热情而开朗的家伙,自身实力马马虎虎。

    十几岁才开眼,对于实力却不太看重,属于别人眼中可有可无的角色。

    这家伙对于日常的训练总是得过且过,却非常看重日常的巡视和解决村子里的琐碎杂事。

    “富岳啊,虽然我不比你这种天才。

    但对于这个村子的热爱,可是一点都不比你差呢。”

    “嗨,嗨。前辈说的对。”

    这样的一个好老人,却和他的妻子,就那样早早地逝去了……

    水门想起了自己成为带队上忍时,看到的资料。

    “带土的父母,不是都在十几年前那场云忍的夜袭之中遇难了吗?”

    屋内,奶奶语速缓慢地讲述着带土父母的往事。

    “美和子啊,也是重胜那孩子的同学呢。

    两个人二十岁出头就结婚了,过了两年就生下了你啊,带土。

    如果……如果没有那件事,你也应该是在父母的陪伴下成长起来的。”

    带土低头看着那张照片,身穿着一身长袍的男子和身穿和服的女子,女子怀中抱着一个襁褓之中的婴儿。

    这是父母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我还记得那一天啊……

    他们夫妇带着你,去你母亲家的故宅附近给你外祖父祭拜。

    结果,去的时候是一家三口,回来的,只有你这个不满周岁的孩子了。”

    屋外,富岳语气平静地向水门叙述着当年发生的事情。

    “您应该清楚吧,云忍那次夜袭。

    由于村子中的大部分忍者都分散在战场上,村子内的忍者面对突入起来的袭击,最开始时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警备队的忍者,和三代目大人的暗部、根部忍者,都损失惨重。”

    水门回忆起当年,是啊,他又怎么会忘记呢?

    月光之下,自己抱起玖辛奈回到木叶的情景。

    “云忍的大规模入侵只是佯攻,他们真正的目标则是……

    当年还没真正成为九尾人柱力的玖辛奈!”

    富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我比四代目你要年长几岁,当时的我已经加入了警备队。

    我还记得那天的情景啊,重胜前辈那天并不当值。

    但是他和妻子却恰好途径了云忍入侵的路线……”

    富岳至今都记得,当警备队感到现场时的惨状。

    夫妇两人紧紧相拥,倒在地上,他们的身躯上布满了细密的刀痕。

    鲜血浸透了二人周围的土壤……

    同为宇智波一族的警备队队员们,看着两人衣服上依稀可见的团扇族徽,睁大的双眼纷纷变成了猩红色。

    “正当我们准备沿着路线追杀过去的时候……

    婴儿的啼哭声,从两人的尸体下传出了。

    那一对平凡的中忍夫妇,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用自己的身躯,保护了自己的孩子。”

    屋内,带土听着奶奶的讲述,一言不发。

    他虽然极力忍耐着,泪水却依旧滑落下来。

    “我以前就对你说过吧,带土。

    你的生命,是父母用自己的生命为你换来的……

    要……好好活下去啊,带着这份传承……”

    奶奶断断续续的声音越来越轻,最终消失了。

    带土还依旧抓着奶奶的手,张开口,却不发一言。

    眼眶发红的琳死死握着带土的另一只手,她能感受到带土的身体在抖动着。

    一股可怕而暴虐的查克拉被他压抑着,琳身体内的大乌龟矶抚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的电视机收了起来,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带土……”

    带土转过头看向琳,他的双目已经变成了赤金色的万花筒形状。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琳……

    我现在也在劝说自己,忘却仇恨,抓住这难得的和平。”

    带土面部的肌肉剧烈抖动着,他的下唇被两排牙齿死死咬住,鲜血已经沿着嘴角渗出。

    他轻轻拍了拍琳的手,然后将自己的手从她掌心抽出,站起身来。

    “可是……我实在说服不了自己啊。

    我的父亲不过是木叶警备队一个普通的中忍,母亲也只是一个经历了短暂几年忍者生涯就退役的人。

    他们短暂的一生中,甚至都没有上过战场。

    却死在这样突如其来的横祸之中……”

    白色三勾玉的面具再一次遮住了带土的面容。

    “和平,并不意味着怯懦。”

    “带土,你冷静些!

    奶奶告诉你这些,绝对不是希望你去复仇啊!”

    带土侧过头看着琳,用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继续说道:

    “为了让我们未来的孩子,不会再生活在战争的阴影之中……

    我必须让某些胆敢挑衅木叶,挑衅宇智波一族的人。

    血债血偿!”

    水门和富岳听到琳的声音闯进屋内,却只看到消散在漩涡裂缝之中的人影……

    ————————镜头切换——————————————

    汤之国的温泉旅店中,纲手怀中的小猪豚豚已经睡熟了。

    纲手自己也睡意深沉,她刚刚站起身准备合上窗户,一个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最神锋我是妖皇走进——游戏世界网游之邪道巨擘剧情破坏姬弗斯奥特曼变身美杜莎舌尖上的瓦罗兰木叶之神隐王者荣耀之主宰异界火影之旗木劫底博克大陆木叶里的大话小明

如果您喜欢,请把《带土很忙第一百二十一章 最疼爱我的那个人走了》,方便以后阅读带土很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带土很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